去美元化進行時——老謝解讀特里芬難題(中篇)

  特朗普的里根情節

 

  20世紀80年代初期,美國財政赤字劇增,對外貿易逆差大幅增長。美國希望通過美元貶值來增加產品的出口競爭力,以改善美國國際收支不平衡狀況。1985年,日本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日本制造的產品充斥全球。1985年9月22日美國、日本、聯邦德國、法國以及英國簽訂了著名的“廣場協議”。廣場協議最后使得日本樓市泡沫破滅,大舉收購美國資產的計劃泡湯,從此日本經濟一蹶不振。而當時主導這一切的美國總統是共和黨人羅納德·里根。

 

  世人都知道特朗普是里根的忠實粉絲,他不止一次說過,里根是他最欣賞的總統。特朗普追隨里根的政策,最直觀的就是他沿用了里根在上世紀80年代的任期中提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在國防上,強化美國軍事力量同樣是特朗普政府執政核心理念之一,他認為連年減少軍費開支將把美國置于危險境地。貿易政策上,特朗普同樣向里根看齊,在全球主義者不斷批評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政策時,特朗普說,里根時代也是一樣的政策,并且成功奏效,“當摩托車和半導體(從日本)進口進來并對美國的產業造成威脅時,里根實施了相似的貿易措施。”

 

  1989年特朗普在評論當時國際貿易形勢時說,日本正在“吸美國的血”,特朗普當時建議的對策是對所有進口自日本的商品征收20%的稅。1981年,里根政府處于對本國汽車產業的保護,限制從日本進口汽車;1983年,為了保護美國哈雷摩托,里根對日本進口摩托車征收45%的重稅(直到1987年哈雷開始重新盈利才請求政府取消重稅);1987年,里根政府還對來自日本的電視、計算機等電子產品征收100%的關稅。

 

  可以說,里根時代的經濟策略之所以被概括為里根經濟學,是基于其承接了兩個經濟周期的歷史地位,在里根之前,羅斯福新政之后積聚的負面效應到達頂峰,稅收高企、監管嚴厲,超過13%的通脹水平。因此誕生了里根經濟學的四大支柱:減稅、減支、去監管、降通脹。這段時期的經濟治理為此后30年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里根砍掉了將近500億美元政府支出,包括教育、醫保、失業保險等,唯一增加的是軍費開支;減稅政策也非常直接,個稅在三年間逐級降到了35%;盡量取消監管法規,砍掉不必要的條例;通過降低貨幣發行速度降低通脹。正是由于這些經濟政策,美國經濟觸底反彈,聯邦財政收入從1980年5170億美元升至1990年1.03萬億美元。里根任期結束后不久,美國政治上最大的對手蘇聯崩潰,經濟上的對手日本進入逝去的30年,美國進入一家獨大的全球霸主時代。美國社會普遍把里根和羅斯福并稱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美國總統”。至此美國經濟扶搖直上,而美元則獨霸全球無敵手,美國享受了整整20多年美元霸權的紅利。

 

   從特朗普到目前為止實施的各項政策來看,不難發現里根時期的痕跡。翻看里根當年的“劇本”,發現如今的特朗普好像又在重演當年的戲碼:在開打貿易戰的同時,提高軍費開支。而對最大的貿易順差國——中國實施的關稅措施,就有復制當年里根對付日本的招數。特朗普明白,如果這次不能整垮中國,美國經濟要想“再次偉大”恐怕得步履蹣跚的到達終點了,美元自然也不復當年之勇。

 

  美國制度弊端

 

  自二戰結束建立全球統一的貨幣貿易體系之后,美國遭遇數次經濟危機。特里芬難題是繞在美國腦袋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同時也讓美國建國之后的制度體系遭遇嚴峻考驗。特別是在2008年次貸危機之后的奧巴馬時期,美國經濟政策避免了“大蕭條”,卻陷入了“新平庸”。華爾街金融精英已經綁架了美聯儲和美國經濟,美聯儲源源不斷的低成本資金都流入了華爾街,數十年的增長成果被上層高收入群體收割,中下階層成為被全球化時代遺忘的群體,收入增長停滯。在此需要說明的是,美國官方發布的失業率屢創新低的原因在于:美國人口逐漸老齡化和統計部門把大量臨時工作崗位視為新增崗位。因此,與主流媒體和金融機構宣傳的美國經濟增長強勁相比,美國的實體經濟很可能是外強中干。

 

  當前特朗普主政的美國政府面臨諸多問題,總得來說主要有三大突出矛盾。債務上限問題;貿易逆差問題;制造業與金融業轉型問題。而這些問題全都和中國有直接或間接的關系。中國是美國國債海外最大的持有國,中國成了美聯儲以外最大的美元儲備基地。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貨物貿易國,最大的商品出口國,而出口商品中18%銷往美國。中國又是美國最大的貿易伙伴,最大的順差國。中國是全球基礎制造業體系最完整的國家,也是金融開放程度較低的國家。這對于美國來說,中國制造業對美國制造業轉型構成了挑戰,而中國的金融業又同時對美國資本的吸引力與日俱增。毫無疑問,中國成了特朗普實現競選承諾路上繞不開的絆腳石。有太多的理由可以拿中國說事。但美國的問題真的都是中國造成的嗎?顯然不是。

 

  美國當前的經濟結構決定了其金融過于發達,基礎制造業流失嚴重。金融業屬于精英產業,對勞動力吸納能力非常差,比如美國金融中心華爾街總共才吸納30萬人就業。而中下藍領階層需要更多的制造業崗位。美國產業失衡,導致貧富差距擴大,非農就業人群不穩定。從而引發大量美國中低階層借債度日的不良習慣。因為美國的公共支出和福利制度,是一種養懶漢的制度。

 

  比如,在美國累計交稅10年后可在退休之后,一般65歲之后,終身領取政府發的退休金,每月大約1000~1200美金,基本上領取退休金的年數比交稅年數要長。持有綠卡后,配偶或子女沒有工作,政府可免費給找工作,交了6個月稅,還可以到當地有關部門報失業,領取政府救濟金。綠卡持有者可申請各類的學生貸款,畢業后找不到工作可不還貸款,找到工作后分年還清,一般每月只拿工資的10%至20%還貸款。還有就是就是營養補充計劃,簡稱SNAP即糧食劵,用于補貼那些收入較少的家庭購買日常食物的福利。

 

  去過美國留學和生活過的人都知道,美國的福利有多“完美”。“蹭吃蹭喝”屬于基本福利,免費補助醫療則是普遍福利。但放在全球宏觀背景下來看美國的這種福利制度,是建立在其22萬億的債務基礎之上的,債務主要是由美國國內養老基金和中日兩國負擔。要知道美國養老基金入市已久,美國股市連續30年的上漲(中間除金融危機有所波動外),為養老基金提供了充足的儲備。而中國和日本的大量持債,給美國打白條,也給了美國底氣,讓這種“負債福利制度”能有持無恐的延續下去。說的通俗易懂些,中日兩國人民和從未真正下跌過的道指贍養著美國3億多人口。假如有一天中日不再持有美債,美國股市開始水銀瀉地般的下跌,我們可以預判到美國這個國家內部會發生點什么事情!如果美債發不出去,道指大幅下跌,也就意味著美元無法繼續在國際市場上流通,他國貿易就無法用美元結算,美元霸權就此終結(這只是種理論上的假設)。

 

  挑戰SWIFT系統

 

  今天美元之所以能獨霸天下,除了美國綜合國力的強盛之外,國際貨幣規則特別是清算規則也是有利于美元的。比如SWIFT系統,其又稱:“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是國際銀行同業間的國際合作組織,成立于1973年,目前全球大多數國家大多數銀行已使用SWIFT系統。從具體的系統運行看,美國的CHIPS(美元大額清算系統)是SWIFT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美國能夠控制SWIFT支付系統的重要條件。美國控制SWIFT系統也成就了該系統在國際銀行間跨行結算網絡上的壟斷地位。SWIFT已遍布全球206個國家和地區,連接8000多家金融機構,支持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進行實時支付清算。同時,SWIFT的電文標準格式,已經成為國際銀行間數據交換的標準語言。

 

  二戰后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將由黃金支撐的貨幣美元確立為國際貿易融資的基準貨幣,從1971年開始,美元就從一種由黃金支撐的貨幣轉變為一種美國發行的全球性儲備貨幣工具,由此形成“美元是我們的貨幣,但是是你們的問題”的格局。美國對SWIFT支付系統的控制,是與美元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超級地位密切相關的。即使到現在,美元依然是國際跨行結算的主要通行貨幣,也是占據絕對支配地位的國際儲備貨幣,這可以說是美國能夠控制SWIFT支付系統的重要貨幣基礎。SWIFT系統的支付結算也是以美元作為基礎幣種運行的。美元的超級地位可以說是美國控制SWIFT的重要基礎之一。

 

  目前,包括中國、俄羅斯、德國、印度、伊朗、越南等33國或已開始去美元化,其中方法包括增加非美元貨幣儲備;區域間開展廣泛的本幣化結算;不斷降低石油美元使用概率等等。此外,截至今年一季度最后一個月時,中國、俄羅斯、德國、加拿大等10國央行不同程度地減持了美債。這都表明,在美國經濟不斷遠離全球經貿和美元信用不斷下降的過程中,全球多國或也正在遠離美元。

 

  一些國家的銀行正計劃參與俄羅斯開發的匯款網絡SPFS(金融消息轉移系統),該網絡可替代傳統的SWIFT系統。俄央行數周前就宣布,該國替代SWIFT取得了“重大進展”。我們知道,過去數十年間,美元對SWIFT支付系統呼風喚雨,幾乎可以隨意限制一些地區間的貨幣交易,對全球多個石油國的限制正是如此。顯然,繞開美元主導的支付系統是全球去美元化的重要一環。

 

  去年,伊朗和歐盟雙方研究的SPV(特別支付機制)被美國威脅后進展緩慢。不過,現在包括德國、法國、英國等又想到一個“新招”,一個特別的結算機制——INSTEX結算系統!以此繞開美國的制裁,繼續和伊朗貿易。而在此之前,歐洲央行、德國、法國、意大利的央行分別宣布將人民幣列為外匯儲備。德國央行一位負責人稱,選擇將人民幣列為外匯儲備,是由客觀現實情況決定的。

 

  這也從側面說明,在全球去美元化進程中,國際化趨勢不斷加強的人民幣或正發揮重要作用,這在原油人民幣期貨一年多以來的被認可度上就可以說明問題。比如,中國一家石油企業去年已簽署了首筆以原油人民幣期貨計價的中東原油進口協議,并計劃簽署更多此類協議。目前,原油人民幣期貨已成為全球三大原油期貨之一,美國交易員開始頻繁盯夜盤更加說明其市場占有率,而在此之前亞洲交易時段相對冷淡。

 

  去美元化 必經三部曲

 

  全世界都看著美國這么多年來是如何“處理”架在美元腦袋上的特里芬難題,這讓美國無比尷尬。如今全球去美元化進程又在蔓延并擴散至包括石油國、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在內的多個經濟體。特別是最近去美元化較一年前的速度也變得更快了。顯而易見,這是美國經濟和美元打破某種規律必然的結果。

 

  當年美國宣布退出布雷頓體系后,即代表了全球貨幣全部退出了金本位,貨幣的表現方式,都變成了信用體系,都是以國債為輸出機制決定的。因此,去美元化,必然要走三步曲——拋美債、另建支付系統、打破石油美元循環。不過,由于美元在過去數十年間與全球經貿錯綜復雜的關聯,去美元化依然任重道遠,但這或是全球貨幣格局變遷下的一大趨勢。【下一篇:見路不走,中美博弈終局——老謝解讀特里芬難題(下篇)8月15日推出敬請關注】

=====================

老謝微信號:shawnmin
手機:13122085691
歡迎有識之士來指點討論

=======================

 

非常棒 不錯哦 還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
相關文章
行業要聞
熱點文章
腾讯棋牌游戏百变双扣 pk历史记录 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天津 查湖南动物任五选遗漏数据 比分直播球探 广西快乐十分 重庆时时冷热号 全球比分网篮球 甘肃快三开奖今天结果 牛牛单机游戏 另综合资料 山东体彩扑克3遗漏 秒速时时彩是哪开的 新氧app害人 百家樂第三张牌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香港马会全年资枓大全六